ねこ機関

-にゃ-
=Rinko=日服非酋骂死他
杂食。基本只产金枪
懒惰。

金枪tag新文很多嘛……那我就不写了

【莫咕哒莫】给酸总的生贺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22144442301672
男的和男的

不小心暴露了大号,该死!!!要被你们发现了!我其实是个美少女的事情!(呸

胡写练习

你的人物过马路的时候会四下环顾么?
abo设定
隐藏cp向

迪卢木多牵着爱丽莎的手,这个小不点还没有他的腰高,却很快就要上小学了。
迪卢木多总是很晚才来接她,因为公司离幼儿园太远了,而他不得不常常加班。幸好爱丽莎总是乖乖地留在老师身边玩玩具拼图,从来不埋怨爸爸为什么不来接她。
走到一个路口,地上的斑马线已经有点老旧褪色了,灰灰的,像一个人为的污障。爱丽莎说:“爸爸,为什么斑马线一点也不像斑马。”
迪卢木多疲惫地笑了,他抱起爱丽莎让她按下过街按钮,然后说:“黑白相间,不是很像斑马吗?”
“不对不对!”她晃着她的两只小手臂,“斑马的条纹没有这么宽——我在书上看到的。”
迪卢木多捏了捏她的手,说:“那等你长大了,斑马线就会越来越小咯。”
父女俩笑了起来。
人行灯转了绿色。迪卢木多教她要注意安全,环顾四周。
路口停的车不多,带着爱丽莎走过去时间绰绰有余。为了给她做一个好榜样,他环顾了四周。
他什么都没看见,如果不算那个偶然瞥见的人影的话。
他带着爱丽莎匆匆走过了马路。

【创作实验一则】夏



*创作实验,可能会翻车,涉及暗示



我走在路上,天已经黑了,夜风吹着也显得这夏夜过于闷热。脸上的粉底已经被汗水晕开了,睫毛膏,我在担心睫毛膏。即使是穿着吊带裙也觉得好热,到处黏糊糊的。脚被皮鞋磨得很痛,但是离家还有一段路。
我心中突然很想和男朋友亲热,在我路过楼下的中国银行的时候,但是好热。

打开门的时候被他扑过来了。
我后退的时候差点崴到脚,这双鞋子已经害我从楼梯上摔下来一次了,手里的包也抓不住掉到了地上。“砰”它掉在我的脚边,我想糟了,我的手机和水杯,以及那些书。
他抱着我,一个巨大的热源,热烘烘的皮肤贴着我。我能感觉到他心脏的跳动,和窜流在血管中的欲望。
为什么不开空调?我问。
我忘了交电费,他说,开空调可能会跳闸,鬼知道电费什么时候到账。我应该去银行办自动转账……
好了,放开我。我推开这个黏黏的怪物。我要去洗澡,太热了。哦,我还得卸妆。
看着镜子前的自己,哭笑不得,匆匆用卸妆水把脸上幸存的化妆卸去。累得头也有些眩晕了。
然后浴室门被推开了,他进来了。
干什么,哪凉快哪呆着去。我笑道。
他不说话,嘴角勾起,伸手扯掉了我红色的腰带。
你干嘛?我好笑又好气。
他把手摸到裙子里面,说,你怎么没穿内衣,害我白高兴一场。
敢摸你爸爸的胸?我捏他一下,这么热,不想穿。
然后他挑起那片硅胶,把我的nubra解开了。
你想干嘛?再给你一次机会,如实招来。我仰着头轻声说。
想要你,他说,我好热。
我也热,我回答说,去洗澡吧。

我承认我讨厌和这傻逼在洗澡的时候接吻,他老是把我摁在水下面。
你这个傻逼,我复述了一次男朋友的姓名。
你傻逼,他说,把渡边的画册还给我。
就在书架上。
我想亲你,他靠近。
被傻逼亲会变蠢吗?
我不管,蠢的不是我。
你承认你是傻逼!我欢快地笑起来。
然后就和他接吻了,我不知道为什么,空气中充满了欢快的气氛。

在床上,他拿着玫瑰味的身体乳给我涂。我确实累坏了,所以不用动的话也很好,但是我很困。
我把空调开了,夜灯还亮着,不知道会不会跳闸。跳闸的话热死算了,我想。
快点,我懒洋洋地说,我要睡着了。
别啊,他说着匆忙从抽屉里拿出润滑。
冰凉的粘稠液体沾上潮热的身体,令人颤抖。

事后,他从后面抱着我,床上的被子横过来了,盖不到脚。我说,傻逼,把地上的被子捡起来,我好冷。
他说是吗,然后把我转过来,双腿折起,像小婴儿一样,他用自己的腿把我冰凉的脚夹住。
干什么,像小孩子一样。这个玩笑出口,我觉得有点不太符合我的风格,于是补充道,当然了,我不会要孩子,所以你永远把我当成唯一的小孩子好了。
话语出口是多么地苍白。孩子,这个血腥的概念,永远,这个未知的长度。
他揉了揉我的头发,除了情欲的味道那里还残留了些护发素的香气。我们结婚吧,他说。
为什么?
我家里人在催……或者说是,我真的很喜欢你,我爱你,想要和你更进一个台阶。
可是我们已经同居了,我们一起吃饭上床。我说,无力地。
我们可以有自己的家庭,我和你的世界,我们两个人的。总之……
我困了,亲爱的,我们能不能下次再聊?我岔开了话题。
他没有继续下去。
我还年轻,我把头埋在他的胸膛含糊地说,我不会要孩子,你家里人肯定不同意。
我不管。他这么说,你是我的女人,不是他们的。
我很感动,但是我实在没有什么话可以接上,于是我郑重地吻了他一下。
晚安,
晚安。




“我”是自私的,有机会再来阐述她的故事吧!

列一下可能会写的变态梗
直播中啪啪啪
lv99和lv1争风吃醋
壁尻
romeo设定

【百日金枪Day16】王様たちのオモチャ

迟到了呜呜呜

超字数了呜呜欧

我跟你们说凉皮是坠吼的!

三批双龙feratio睡x 肾点 很雷



呃呃呃呃

特别的日子给杯杯

么么哒宝贝
我就晒,哼~

期末ddl中,六月中解放,可能随缘更

【百日金枪Day14】Le coeur du désert-沙漠之心07

迪卢木多独处的时候会想起吉尔伽美什的话,一只一只美丽而危险的宠物,这意味着什么?吉尔伽美什没有把他们当做人来看待吗?他也是和那些脑子里尽是铜臭的贵族地主别无二样。

迪卢木多喝下一杯酒,劣质的酒精灼烧着他的食道和胃。

曾经的迪卢木多想要找到能为之奉献一生的明君,因此恪守着自己的信条。但是如今,经历了近十年的流浪,连家乡的空气都快要忘记,却依然抵触着这些“异乡”的东西。

仰头看向深邃的夜空时,他已经不记得故乡在哪个方向,那些雪白的明星一闪一闪,像无辜的孩童在嘲笑他。他想起那些在养父怀里听故事的时光,想起酒神的宴会,想起金色的羊毛和勇者的故事,想起来仙境中诞生的勇猛武士。

那时候,他们也会像这样围在篝火的旁边,大家饮酒作乐,年轻人绕着圈地玩闹。他无疑是当中的佼佼者,天生矫健俊美,追随者和爱慕者成群结队。

仰得脖颈酸痛,就一定能找到指引前路的明星吗?

 

当他想得入神的时候,有人粗鲁地坐在了他身旁。

“老兄,一个人喝闷酒?”格斯说,“挨骂几句算不上什么,鞭子抽到了身上那才叫真的疼。”他用自己笨拙的方式试图安慰低沉的迪卢木多。

“我没事。”迪卢木多简短地回答。一开始就是尘土的,并不能理解流星尸骸化作的灰烬,同样地,低微的出身磨灭了他们的傲气。

“实在是对不起,告状的那小子我们已经教训过了。”格斯拍了拍他的肩,给他再斟满酒杯,“怎么说也是一条船上的。”

迪卢木多把酒饮尽,他说:“不必。”然后他起身走了,明天还要动身出发,夜晚可不是留给悲伤来浪费的。

 

 

约莫还是天刚亮的时候,驼队就出发了。连成一串的骆驼慢悠悠地走出绿洲小城的城门,驼着香料、珠宝和盐。

吉尔伽美什的脸半遮在白色的披风下,只露出血玉般的眼睛和凌厉的剑眉,不怒自威。“韦利由,检查好一切,我们要上路了。”

商队队长韦利由应了,依着一张长长的莎草纸卷将人物清点了一遍,然后向他的主人回报妥当。

吉尔伽美什举起他的手,白皙的手腕在日光下引人注目,华美的手镯和镶嵌宝石的戒指令人炫目。他骑在骆驼上风度翩翩,是个令人心驰神往的对象。

迪卢木多跨上他的骆驼,掂了掂腰间的弯刀和水囊,在沙漠中的日子可不是那么好过,他明白。

“出发——”韦利由高呼。

驼铃又慢慢响起,一连子的骆驼穿成沙漠中的生命之舟,载着远方宫殿的主人,载着他的财富他的仆人。




抱歉,最近实在是没有心情更新。我会逼一逼自己的(土下座

下次动笔是下周吧,周末去北京……